甜的那顆可以給我嗎。
策藏|喻黄|双道|黑花

左右固定过激派。

守得云开见月明。

以及悄咪咪地萌一些rps
 

《【rps/靖宇】同道人1》







*食用说明🌸


*首先!最重要的一点!rps国际惯例谢谢!圈地自萌!



*来自一个咸鱼的碎碎念,完全不敢自称写手。
*这篇文应该是今年八月份的时候就动笔了…然鹅写了一次就丢到一旁直到前几天才重新捡了起来,然而依旧没什么卵用,就写完了第一小节。
*然而回顾前面的内容觉得越看越垃圾,就非常的苦恼,甚至想哭,就做了一些很细微的改动。
*只想写现实向而且只会写现实向,灵感枯竭,部分地方会有私设,我也不清楚这一节有没有出现哼唧,ooc都是我的错!我检讨我忏悔我修改。
*按照最初的设想是会有6个小节,本来的打算是写完一起发的,但是不知道会写的何年何月何日去,所以决定发出来监督我自己。我的梦想是年底前完结。
*感谢可爱的你看完这个咸鱼无厘头的bb,谢谢谢谢,非常感谢!给你一个大fafa🌸和一颗小心心♡如果能点个小红心和小蓝手就更好啦



最后能不能和我聊聊嗑啊!我超可爱的!上面都是假正经假严肃谢谢!坐等和一个同好的聊嗑时间(乖巧 gif






1.


A





    来了一个小朋友。


    这是武大靖见到韩天宇时内心冒出的第一个想法,其实早在前几天他便听到队内的前辈说起有新人要来,也在老师的口中知晓了他在全国短道速滑世锦赛中相比于同龄人更为突出的表现。


    说是小朋友却也不过是看起来罢了,不大不小的年纪往往是最难定义的。相当稚嫩的脸庞还有点小孩特有的婴儿肥,这都让武大靖产生了误解。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不以为然地想道。


    训练的突然中止也让他有了打量韩天宇的机会,老实说刚把规定的训练任务滑完的他,在刚抬头的那一瞬间受到了不小的惊吓。一个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年轻的小孩乖巧地跟在老师的身后,时不时探头看着场馆里对他而言还很陌生的人和物。这让他有了一时的恍惚,他是刚来的吗?还甚迷糊的他反问着自己。但是很快他敢肯定这人不是前几分钟才来到这个地方的,因为他记起大约在十分钟前自己经过这里,视线里有出现过一抹专属于老师的红。那来了多久呢,他也不知道。怪就怪在自己训练地太过认真,况且这个项目本身也就需要极高的注意力,走神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他恍然想到自己刚练不久时还频频摔倒,那时疼得深入骨髓。此后夺冠欣喜地摔倒不提也罢。




    他绞尽脑汁地想着自己对新人为数不多的了解,却有始无终。他想起梁文豪前辈,他不记得听谁和他高谈过,中途便有提到前辈从前练滑轮时便于辽宁老乡韩天宇结识,并从师同一个人,如今二人纷纷迈入短道速滑的道路,大概这便是天意吧。



    且不说韩天宇到底适不适合短道速滑,单凭他刚才充满欣喜的眼神,他敢断定他一定是一个喜欢短道速滑的选手,也极有可能是一位天赋型选手。只是目前他的长处到底点在哪里却还是一个未知数,毕竟以他目前的年纪和情况来看,大多参加的都应当是国内的比赛,但是很多擅长与不擅长都是在高手云集的地方与之一较高下后才逐渐被发现。



    正当他愣神时,他察觉到有人拍了他的肩头,可是他不用回头便知道是比他还要小一岁的许宏志,平日里这两人训练之余就会窝在一块聊聊天,年龄相差不大也给予了他们更多的话题。



   “大靖,你不去和新人打个招呼吗?”



    武大靖回过神来,笑了笑道:“去啊,这不还没吗,不着急。”



   “这还不着急?你怕是不打算过去吧,一直呆站在这里不知道想些什么。”许宏志笑嘻嘻地瞥眼看着他。



    当然不是。他很快地在心中否定了同伴的说法,新来的队友他铁定是要去认识认识的,同处一个队伍以后交集肯定是少不了的,既然这样那当然越早熟悉越好。还有就是自己与新人也算得上半个老乡,说不定以后闲余时间还会有许多聊头呢。然而最后隐藏在心底的却是对比自己年纪小的队员的一种莫名的保护欲,这让他有些被惊到,甚至脸上的表情也产生了与之相应的变化。思索半天最后得出了我大概是老了吧这种说出来定让人哭笑不得的答案。其实不然,今年七月,武大靖才会迎来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生日,他的十八岁。



    武大靖转过头的瞬间凑巧发现那个离他不远的小朋友正侧头看着他,对上眼的时候他心头忽地冒出一个他从未有过的念头。他想,我也可以当一个好哥哥了。



     小朋友的眼神清澈,让武大靖感到异常地舒服,他匆匆扫过眼,不顾身后同伴的低声呼唤,面上露出友好的微笑快步滑去,接着他伸出自己的右手说道:“武大靖,你好。”




    他看到小朋友回以羞涩的笑容,听到他似乎刚刚吞咽过口水而更显紧张地语调:“你好,我是韩天宇。”




    这就是他印象中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在那之后同行的许宏志紧接着上前与二次见面的韩天宇打了个招呼,接着便与武大靖勾肩搭背地离开了冰场。




    等回到供休息的宿舍后,武大靖坐在床铺上有些急切地拿出手机搜索“韩天宇”三个字,看着1996.06.03这串数字,这使他坚定了自己对韩天宇一开始的印象。果然还是个小朋友啊。




   “辽宁抚顺人,06开始练习短道速滑,11的全国锦标赛男子全能冠军…”看起来倒也是一个有天赋的小朋友,以后说不定也会有很好的成绩。武大靖在心底似有预感地想着,最后得出一个早已半猜出来的结果。再看看吧,看看以后,看看他未来的成长。




    现在看来倒也真是个小朋友啊。






B



    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坏境,陌生的人和陌生的事通通出现在我的面前,让我在有准备的情况下依旧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这是韩天宇来到国家队训练场馆时内心的第一想法,他好奇地看着这令人新奇的一切,这种独自一人面对不熟悉、陌生的感觉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去感受了,老实说来这项能力约摸是在刚出生时就开始培养了,而现在正是在让你慢慢地去适应。每次总会有那么几个对周围的事物适应力特别强的人物出现,当然很不巧的是韩天宇暂时并不算得上那一类人。与人初见,总是会小心翼翼地和人招呼与人交流,慢慢地熟起来了才会显露自己真实的形象,当然这也都是后话了我们这里暂且不提。




    谨慎、认真、充满憧憬及仰慕。这是韩天宇对这里的第二印象。他好奇地环顾四周却率先看到了墙壁上“中国短道速滑精英榜”九个显眼的大字,他突然想起了学校的教室里经常张贴的优秀榜,确乎和这有异曲同工之妙。




    韩天宇敢说在他六岁开始练滑轮到后来转道练习短道速滑的这段时间里,他从来没想过未来有一天他会来到他现在所处的这个地方,他甚至没有想过自己会踏上如今短道速滑的这条道路,也更不会料到自己后来的成绩。他曾经听到有人说过,这一切都是天意与注定,他还依稀地记得这好像是佛学中提到过的内容。




    如今他的变化真的不是他当初所能想象到的,但从被梁文豪的父亲推荐进省队时,他便在心中默默地许下了一个愿望,便是有朝一日能来到荣耀的国家队,但是无论是谁都明白,来这的前提便是你要拥有出色的成绩,这样才会被国家队所看中。韩天宇刚刚开始练习短道速滑的时候比很多人都更顺利一些,因为他有训练了六年的滑轮作为基础,但是这样却同样有着不可忽视的弊端,短道速滑的冰刀和轮滑显然是大不相同的,突然之间的转变可能需要用初学者熟悉它更长的时间,但上手后一切就会变得相当顺利。可到底经过专业的训练后滑得好不好,到底还是要看一个“缘”字的,让韩天宇感到幸运的是他到底是和短道速滑有缘有分的。如今来到这个梦寐以求的地方,心中是实实在在的兴奋与激动。




    韩天宇是幸运的,父母不反对他的兴趣爱好,甚至在后来他准备把兴趣变成自己一生的事业时也并未多说什么劝阻和挽回的话语,给予给他更多的是大多数梦想者所需要的鼓励和来自家庭的支持。或许在哪个饭后的闲谈中,他们细细地品味着面前苦涩的茶水,嘴里却不经意地问起他是否已经想通、从此不再后悔,而年少的他一句“我不后悔”却深深地印在了父亲的心中,论完此事他们的谈话更显得轻松、闲适。他少时向来是不爱喝茶的,曾经的他甚至还闹过自己误吃茶叶却复而吐出的笑话,而这次他竟觉得茶成为了一种能更人带来更多思考的饮品,这也就导致了后来他回家时老喜欢和父亲一同坐在窗边的小桌子上品同一壶茶。




    他知道他还有许多的事情没有经历,有人说他没有走过曲折的道路,他所经历的一切都太顺利了,实则不然,中途的转变算是一个过渡但同样也是一种磨练,毕竟从曾经熟悉的滑法完全地纠正为短道速滑的标准需要耗费精力及时间。这也只是他仅仅能给予给这项运动的,最多也只能再加上一个努力了。





    今天是一年中很普通的一天,但是即从他顶着乱蓬蓬的头发、睡眼惺忪地钻出被窝,看向它——桌上摆放着被红圈勾画的台历,就注定不会一如既往,成为平凡的一天,今天将是一个全新的开始,于他而言。




    “嗯…”扯着因未清醒而略显沙哑的嗓子,他慢吞吞地踩着随意丢在地板上的拖鞋向洗簌间挪去。




    一月末的东北总是雪中夹杂着寒风,纷纷扬扬的飘雪自前年九、十月便覆盖了辽阔的东北平原。持续了几个月的白色世界一直没有消逝的预兆。清晨冬雾弥漫,眨着不甚清明的眼眸就望进忽隐忽现的白顶黑墙。




    眼前好似天旋地转,被大片蓝色渲染的墙壁显现在韩天宇的眼前,这时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实实切切地来到这个梦寐以求的地方了,这个唯一可以让他有机会实现自己梦想的地方。




    冰场上只有寥寥几人一遍又一遍地绕着大圈,但从力度和姿态来看好像并没有在正式的训练。韩天宇在心中默默地想到,大概是休息时间吧。也不知道他来的是巧还是不巧,说巧是因为正好有了一个认识将来队友的机会,不巧是因为没有见识到真正意味上国家队的体能训练。



    “但是…我应当是很快就可以亲身体会到训练的强弱了…”他若有所思地嘀咕道。




    处在中场休息的介绍是很短暂的,基本就是报上自己的名字先熟悉一下不至于太过陌生,更多的交流都集中在时间更为充足的场外,场内必然是分秒必争认真训练的地方。等到围着的大部分人相继离开后,韩天宇眯着眼睛看向周围,他惊奇地发现先前在冰场上滑行的队友停了下来,位于他不远的队员走过去笑嘻嘻地拍上了那个直到彼时还带着认真表情的队友。他努力回想着两人的名字,许宏志,那个面带笑容的人应该是他,那另外一个呢?思绪无果,这时他才想起另外一个正是当时没有被介绍的人。



    他看到那人拍掉许宏志搭在肩上的手臂,径直走了过来,伸出手笑道:“你好,我是武大靖。”




    “你好,我是韩天宇。”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回答道。







C



    令武大靖有些意外的是,他居然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又见到了韩天宇,有些惋惜的就是其过程说不上美好,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的惊悚。




    当时他刚刚百度完新晋队友的资料,比较深入地去了解了一下韩天宇参加的赛事、获得的奖项以及自身的背景,可以说他目前对新来的小朋友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虽然还不够深入,知道的也都是关注他的人人人皆知的大事,但是总有一天会知道更多相关事情的。他把自己捂进被窝里自我安慰地想。



    待他欣赏完几乎和黑夜混为一体的夜景,思考完乱七八糟的事情迷迷糊糊地进入梦乡时,就被猛然地敲门声给震醒了。





    “我靠…”一不留神就爆了个粗口,他后知后觉地有些懊悔地摇了摇头。





     但对于下去开门这件事来讲他更倾向于在暖和的被窝里躺尸,况且大晚上的又有谁会无故来敲自己寝室的这扇门?上一个室友出于各种原因搬走后房间里的另一个床位就被空缺了下来。所以理应也不会是室友没带钥匙而来狂敲门,莫非,是要来一个新室友?武大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甚至表情也从开始被吵到的愤怒转变为期待与兴奋。




    然而他很快就被现实从幻想中拉回,连续不断地敲门声甚至有了愈演愈烈地倾向,他不得不翻身从温暖的被窝里出来,再侧身下床,一脚踩上上床时被摔飞到另一边的拖鞋,口中大喊道:“来了来了,有什么事…”





    一个“吗”字还没从口中溜出来,他就被眼前的情况给惊呆了,最靠近门的地方站着的是天天见却始终面带笑意的管理人员。





    管理人员一见到他就裂开嘴笑了:“好小子,终于舍得来开门啦?今儿给你带来了个新朋友!”嘿,果不是个新朋友吗,那站在后面的人赫然是自己前十分钟还想着的韩天宇。只是现在的他与下午见到的有所不同,最明显特点就是现在他可拎着大包小包过来了。可武大靖就是莫名的觉得,这东北小伙,看着顺眼。





    “哎,又见面了,缘分啊。”说实在的,韩天宇觉得这世界着实有点奇妙,白天刚注意到从而认识的人,晚上就成为了自己的室友。他也想过自己迟早是要和这里的人熟悉起来的,但没想到第一个要熟起来的竟是给自己印象最深的人。至于为什么是印象最深的这一点,暂且不谈。




    “是啊,缘分缘分。”




    “你俩还站在门口聊天呢?进去东西收拾好了再慢慢聊咧。”




    顺着管理人的意思把堆积在门口的箱子慢慢挪进这不大的屋子,把最后一件物品带进门的武大靖随手关上了大敞的棕木门。垂眼看着小朋友蹲在木质地板上仔细整理着自己的用品,武大靖百无聊赖地斜倚在米色墙纸上。




    “要不要搭把手?”他看见韩天宇摇了摇头。




    “或者你需要点喝的吗?天宇。”他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心态喊出显得更加亲昵的名字,BC这种名字组合他在平时喊得也并不算少,可今天倒是第一回对认识不到几小时的人道出。自己今天有点奇怪。武大靖略带困惑地这样想到。可自己分明还叫的非常顺口,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命中注定吧。




    他看到韩天宇一闪而过的怔愣之后,被笑容铺满的脸庞。因为他同时也清楚地听到——“那真是谢谢你啦大靖。”




    有了同屋的第一次交流之后,一切都好说了。在家常的对话中韩天宇整理好了属于自己的一切,应武大靖的邀请一同坐在并不宽敞的小沙发上,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我记得你好像和梁文豪前辈是老乡吧?…96年的,我94年,那按年份你叫我一声哥呗。”看着眼前小孩乖巧地点头,心中有了些逗弄之想,但更多的却还是想做一个好哥哥关爱新晋室友。但是没想到韩天宇居然真的抬起头认真地应了一声。



    “靖哥。”




    “嗳,宇弟。”





    两人极其严肃地互相对视了良久,倒是韩天宇先忍不住笑出了极小的声音,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武大靖脸上与语调完全不符的神情,终是笑到身体发抖。武大靖眯着眼睛看着眼前人的表情变化忍不住重重地咳了一声试图换来韩天宇的冷静,怎知韩天宇抬起眼帘看向他却是愈笑愈欢。




    “天宇,要不我还是找个背静的地方呆着吧。”神情有些愠怒。





    “不了吧!坐这挺好的,靖哥。”韩天宇适当地止住了笑声,脸上遗留下这不大不小的年纪贯有的羞涩——虽心知眼前大他不过两岁的人只是佯装生气,但还是很遵守见好就收的基本原则。






    待尘事落定已是半夜一点,阔朗的夜空徒见泛着金黄的明月。





    不过十五岁的孩子已经有了些许困意。眼前人不住地点头让他觉得有些新奇,但不过一会他就意识到他已经阖上眼睛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十五岁的韩天宇,已经睡着了;十七岁的武大靖,正看得出神。




    似是思虑到了什么,十七岁的武大靖站起身悄悄走到他的身旁——





    “晚安,天宇。”





TBC





最后的话:其实我每次写大靖这个称呼的时候都特别出戏…每次听到也是🐷大概是因为自己名字最后一个字也是靖,然后朋友也老喜欢喊我大靖的原因吧。

不过每到这个时候也会巨兴奋!总是会对他们说:我是世界冠军!请尊重我不准骂我智障,还说这是爱称嗯哼哼

 
评论(9)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