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的那顆可以給我嗎。
策藏|喻黄|双道|黑花

左右固定过激派。

守得云开见月明。

以及悄咪咪地萌一些rps
 

《【rps/靖宇】同道人 2》

*食用说明:-D

*前文连接http://adrinan.lofter.com/post/1d172001_11d27a28 1


*其实我也没想到我还会写这篇文,可能是内心还是不想放弃,因为确实有过停笔的念头...这个从上次写还是去年大概就可以看出来了。怎么说呢,我个人觉得我是那种一小节可以写四个月的人,因为不瞒自己的话,我第一小节是去年八月份开始写的,直到12月份才写完也是够了。

*我可以写到2022年去...(悄咪咪地说如果还是这个进度的话。

*“心中有了你,眼光绽放欢喜。”这是我现在一直听的一首歌,推荐bgm-愿你,大概就是我眼中的他们最好的诠释了(有梦想我来陪你收藏)。

*写的有些无厘头,希望各位见谅,也欢迎新入的朋友们略略略











2.



A



十月,黑龙江已被冰雪覆盖。



外面风雪正大,放荡的雪花毫不客气地肆卷了整个天地,寒风已悄悄摆脱秋天的束缚胡作非为,给这个冬天更增添了几分寒意。



今年的雪来得格外的早。清晨推开紧闭了一夜的玻璃窗,其上的晨雾迟迟未能消退,白雪积满了拥挤的枝头,随着狂风的吹肆飘飘扬扬地洒落。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不知怎得,韩天宇突然想起了这么一句恰到好处的诗词。虽是初冬韩天宇却已是全副武装。在东北待的十七个春秋让他深知冬天的寒冷。即使是刚刚开始也不容小觑,即便早已习惯到底还是需要的。



驻足观赏这已赏过十七个年头的雪景,他却从不觉得索然无味。韩天宇始终认为任何事物不论是发生三两遍还是千万遍都是不尽相似的,也总是会有意外的发现。更何况是让他年年心驰神往、岁岁念在心中让南方人可望不可即的景色?



呼出的白气瞬间在窗边化成了水汽,映盖在白茫茫的天地上。韩天宇不由自主地伸出被暖烘烘的热水袋捂得有些发红的手指小心翼翼而又略显幼稚地去触碰已经与外浑然一体的窗户——外面的景象清晰可见。他弯下腰努力地想窥看外面的世界,不顾尚未关闭的窗子,只将这过路风迎进屋来。



“天宇,把窗户关上好吧!我可快要冻死了。”突如其来地声音可让韩天宇吓了一跳,刚刚的思索也数尽被打乱,这让他不得不有一时的愣神。“可回回神吧!”武大靖略带沙哑的嗓音让他彻底回到了现实,这种声音是刚睡醒的那会儿。韩天宇的心里也早已有了一个毫不相关的结论。



武大靖仿佛和韩天宇隔了两个季节。瞄一眼窗边,大衣围巾将韩天宇包裹的严严实实;瞅一眼床边,白色的吊带短衫和宽大的短裤就是武大靖的全部搭配,乱蓬蓬还未收拾的头发更进一步显示了刚从被窝里砖出来的这个不争的事实。可他却毫不惧寒风的侵袭蹲在横放在地板上的行李箱前,若有所思地盯着韩天宇由一开始困惑到窘迫的表情变化。当他看到韩天宇活像个小孩子似的手忙脚乱地将半开的窗户关上,他实在是不想憋住努力忍住的笑意了。



一年前在场馆训练看到他第一眼留下的印象还真的错不了,现在还依旧是个小朋友。



“哈哈哈韩小朋友,不用那么匆忙的,就问问你回过神了没有?”武大靖有的时候当真觉得韩天宇是个很有意思的小朋友,即使韩天宇的年纪有所增长但始终没有迈过十七岁的那个坎,而他自己早在一年前韩天宇入队不久就迎来了自己的十八岁生日。有意思体现在什么方面武大靖还真真是说不准,可是他觉得自己的直觉总不会有错,而这一点就非常有可能在以后相处的日子里表露得彻彻底底。



韩天宇听闻心里着实有些恼怒,但更多的还是对武大靖的无奈。况且自己刚才的一番动作也确实有些傻气,这也是他不可否认的,便也不好如何如何地前去辩解。即使他回驳了,他也有足够的自信相信武大靖能够以各种名义将他堵回来,最后憋屈的反而变成他自己。思索好利益关系,也只好保持惯有的姿态沉默不语。屋子里的暖气开得很足,也就那么一会儿的功夫,骤降的温度逐渐回升,两人的脸色也渐渐地从被风雪洗刷的苍白变得红润。



“你可快些把衣服穿好吧,时间可不早了。”韩天宇看着眼前人蓬头跣足的样子抿了抿下唇好言相劝道。其实只要是个明眼人从他的语气里都可以听出有不对劲的地方,武大靖作为和他一起生活了一年的舍友当然不可能一点都感觉不出来。我可是相当清楚天宇心里在想着什么。武大靖掩盖不住笑意的想道,十有八九是心里有点小委屈所以赌气造成的。



武大靖的面上倒是一点起伏都没有,他依旧面不改色地抛出一个很容易堵住韩天宇的问题:“我的天宇啊,我这不还在收拾东西吗?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再说了昨晚谁帮助你一起收拾东西的?”这显然会是一个双方都心知肚明的结果,而韩天宇也必定是不会上当简简单单地说出口的。但一经过武大靖听似无意的提醒,韩天宇的心里就有点过不去了。愧疚之感也符合情理地涌上他的心头——昨晚大靖帮助我收拾行李一直进行到了半夜,今天我却还催促确实有些失掉人之常情。韩天宇的嘴唇和鼻翼微微翕动着,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量之中。一旁的武大靖倒是看出了些苗头。



他很敏锐地注意到韩天宇脸上不经意透露出来的不安与焦躁。他自诩自己还很是了解时局状况的,若是让其继续这般不安未免有些不好,但恶趣味也在作祟。自己穿好后再说吧,穿好后怎么说我也是一枚帅哥,不至于被人说是蓬头露面。



在韩天宇还在和天神交战的时候,武大靖已经慢悠悠地穿戴好了自己的衣物并佩戴上了同款棕色围巾——那是去年韩天宇第一次在国家队里迎冬季时,两人一起去围巾专卖店购买的。事实上,武大靖相当喜欢这条围巾,柔软而且舒适。这也同时是韩天宇一眼相中的,不得不说他们二人在这方面也是意外的合拍,如果撇下在那之后一次疯狂的围巾探讨会把许子给吓到这个题外话,一切都是挺完美的。武大靖到现在都还记得许宏志当时错愕的表情:“你们...不是吧?”



摆在床头的闹钟还在嘀嘀嗒嗒地转动着,韩天宇瞥眼一看,已经是九点整了,时间不多心中也不免有了些计较:“大靖...我...”



武大靖在心中快速地计算了一下集合的时间,九点半不早不晚,他用妥协般地口气叹了口气,走上前拍拍他因为长时间的紧绷而僵硬的肩膀,无奈地开口道:“好了天宇!没事儿,我们要准备准备出去了。”韩天宇这才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露出笑颜欣喜地唤道:“大靖!”



“嗳,天宇,还记得咋是去干什么的吗?”哪有时间去搞这些儿女情长的。武大靖在心里嘀咕着,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用词的不对——兄弟之间哪来的什么儿女情长?马上这个对他来说无关紧要的问题便被他抛在了脑后,他开始想象自己之后的美好比赛了,参加世界级比赛的欣喜之情将他完全淹没。



韩天宇完全清楚自己的目标和长期奋斗的结果,他相信武大靖也是同样的清醒与激动,但是他什么话也没有说,他只是和武大靖对上了眼,他知道他一定能够明白自己的意思。他看到武大靖站起身拖着自己的行李箱走到了门口,很是潇洒地对自己挥了挥手。



他知道,前面是他们的二零一四。






B


场馆已逐渐变得拥挤,裁判也出现在冰面的中央。浏览四周各色各样的国旗交错出现,第一组的选手也上冰开始了热身,没有人敢放松警惕,因为他们都知道冬奥会的每一场比赛他们都要当成决赛去拼搏。有人说短道速滑有预赛、半决、决赛,有很多机会去争取,其实不然,每一场比赛也都存在着不可预料的变数。



韩天宇头一次因为自己不在第一小组而感到轻松,这是他的第一个奥运之旅。前几天抵达索契在比赛场馆的冰上训练让他逐渐熟悉了陌生的冰面。他知道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不仅是对他自己,也是对整个国家队来说。



他知道他将上场了。



二零九头盔让他明晓自己上赛季的战绩,连年并不显眼的成绩并没有聚集诸多人的目光,但他知道这并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他自己心中的一个梦,一个短道梦,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做到最好,他始终记得武大靖那短短的几个字并付出了自己的努力和行动。



等到他真正的踏上赛道的时候,他的心情反而并不像之前那样沉重,更显轻松。第四赛道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意义,他现在只需要抢到一个不那么危险的位置,他的目标是争取进到半决赛,然后再进一步进入他期盼已久的FA。



场上的名次总是在不断的变动,场外的教练和选手忧心忡忡。武大靖觉得自己是有义务为韩天宇加油助威的,当然他也知道与韩天宇同场竞技的是哪些人物,其中有一个名字却是韩天宇心心念念的也是短道界的一个神话——Victor An。看着场上已稳居前三的韩天宇他陷入了让自己的沉思,自己的队友能晋级了我应该也能想一些别的事情吧,武大靖有些幼稚的这样想着,反正我也不参加一千五百米的竞赛。他还记得名单上国家队参加男子一千五百米的名字,韩天宇、石竟男和陈德全。



场馆里爆发出异常热烈的尖叫声,这使武大靖有一瞬的失神,但他很快也就会意了,大抵是安拿了小组第一,毕竟这里可是人家的主场造成这样的反响并不意外。那韩天宇呢?肯定是晋级了的。武大靖毫不怀疑这一事件的真实性,付出的努力是有目共睹的,他抬头看向悬挂在场地中央的显示屏——2:20.911总归是个不错的成绩。



武大靖已经看到韩天宇走出场地了,自韩天宇离开冰面的那一刻起保护套就已经包裹在冰刃的外层。每一个冰上滑行项目的运动员总是最宝贵自己的冰刀的,这一点他和韩天宇都不例外。下一组是谁来着?哦是石竟男,最后才是陈德全,还是先看看比赛吧。武大靖暗暗地想,紧绷了五分钟的神经也在顷刻间放松下来。



第三组的结果着实让武大靖揪心,第六组倒让他有些许欣慰。不管怎么说还是进了两个去半决赛,也不知道石竟男的情况怎么样了,应该没什么大碍,怎么说站起来的还是比较迅速,但是凡事也都怕有个万一,只好悻悻而归。约莫是看不了接下来的比赛了,也着实有些可惜。武大靖沮丧地叹了口气转身向休息间走去。



“大靖!”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武大靖心知准是韩天宇在了,一年多过去他很是熟悉这个腔调,大抵是因为天天总有个小朋友在自己的耳边念叨个没完,导致他现在听到总是条件性反射地回复道:“嗳,天宇。”



眼前的人欣喜于色,还没等武大靖自己反应过来,手就已经揉上了棕发。可爱嘛,我也不是有意的。秉着这样的信念,武大靖也只是鼓励性的揉捏了几把就松了手。



他想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等他迈进敞开的休息室屋门,他就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了,石竟男正瘫在一边的椅子上与陈德全有说有笑,没有一点儿受伤的迹象。刚刚无聊跑出去随意溜达的韩天宇在遇到武大靖之后也尾随着回到自己的地盘。武大靖感觉有点奇妙,赛前这种放松的气氛是他意料之外的,毕竟这可是四年一次奥运会,谁都不想放过这个近在眼前的机会,为此总是神经紧绷、气氛紧张。



“天宇,你不紧张吗?”眼尖地逮住一个擦肩而过的身影,武大靖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问题问出了口。



谁料韩天宇回过头来笑道:“紧张啊,怎么可能不紧张,大靖你怕是在和我开玩笑呢。”说罢有些局促地捏紧自己的国家队队服。你这样子哪像一般人的紧张。武大靖在心里默默地槽道,但很快他就悟懂了韩天宇的一举一动。



哪有人是不紧张的,只是有人藏在心里。



等到真正的将半决赛的事情解决后,韩天宇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十七岁的他凭借自己的实力进入FA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进步,第一个小目标已经在这个赛场上实现了,那他就应该再进一步。这不仅仅是为了他一直以来热爱的国家,也是为了他自己。



与陈德全一同进入FA让韩天宇认识到自己并不是孤军奋战,休息室内的战术安排他也牢记在心。开赛前在冰上短暂的热身让他将心底所有的杂念通通抛在脑后,他觉得现在的自己是最清醒的,他很清楚自己是为了怎样的一个结果而去努力的。韩天宇看到Hamelin已经先一步戴上具有个人标识的二零五头盔迈入比赛赛道,他是第三个,后面则是他多年来的偶像。从预赛的初战到最后的决赛,对于与偶像同台竞技他已经愈来愈熟捻于胸。



第三道对他来说是一个不够好也不算太坏的赛道,有人曾经说第一道总归是比后面好的,可是他不以为然,他有时候会很有自信地想自己一定能够做到更好。




我的运气怎么说也不会是最差的吧?韩天宇也会这样幼稚地想谁也说不准的运气。



随着裁判的一声令下,韩天宇和陈德全都比较快得占据了有利位置,期间只有Hamelin的阻扰与超越异常突出,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好兆头,暂时放掉领滑的位置也未尝不可。



三圈的时候韩天宇稳稳地居于第二,六圈时从内道完成超越暂时居于第一,随后的圈数名次总是有各种各样意想不到的变动,直到第九圈。这时前三的格局也已基本形成:C.Hamelin、Han T.、V.An。



看到这里时武大靖已是觉得惊心动魄。这并不是一场多么好打的比赛,前有山后有虎大概说的就是现在这个尴尬的局面。韩天宇的表现在武大靖的意料之中,尽管比赛还没有结束但武大靖不知道哪儿来的信心就是觉得这一征必得银牌,可能是他个人对韩天宇的了解,也可能其他尚未知晓的因素。



事实也真的如他所愿。韩天宇如愿以偿地披上了祖国的国旗、拥抱了自己的恩师,夺得了二零一四年索契冬奥会男子一千五百米的银牌。



这是韩天宇最幸福的一刻,也是所有人心情最澎湃的一刻。因为这是中国队索契之旅的第一枚奖牌,而它产生在这个并不被大众看好的项目上。



武大靖现在只想给自己的小朋友一个拥抱。他说不清自己是一种什么感觉,莫名其妙地产生并挥之不去。直到韩天宇带着灿烂的笑容站在他的身侧他才恍然反应过来。



“天宇。”他记得他当时很自然地喊出了口,等到他睁开眼时韩天宇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哟,这小子跑得倒是挺快。武大靖对此现象表示深刻的无语和无奈,余光一瞟他就轻而易举地知道了韩天宇的去处,果然还是在采访区碰到蹲点的记者了。



那自己就等等吧。

 



 

C

 



韩天宇离开采访区离开得很早。



现在是当地时间二十一时,他掰着手指计算着这里与北京的时差,差不多五个小时。此时北京已经迈入了新的一天,算上有临近春节的加成,街道上大都是寂静无声的。他想起自己临走前,随行人员告诉他待会会在外面等待他,但在离开前他还是想回一趟休息室。



无厘头的想法驱使他在台阶上站起身转身往明晃晃的走廊里走去,还有项目尚未完成最后的比拼,并不宽敞的走廊里人来人往,他看到有许多不同国家的人拿着无线话筒、扛着摄像机在狭隘的走道里侧身而过。新闻媒体还是辛苦的呀。他歪着头看着眼前的一动一静这样想。



熟悉的身影吸引走了他所有的目光,长期注视着亮晃的白炽灯让他的眼睛有些酸痛以至于他不得不使劲地眨两下眼睛才好去确认那人是谁。他为此不由地红了眼眶,但他也意识到那是他的舍友武大靖。



他在这里干什么?疑问总是能最快充斥他的头脑。他觉得自己是看到武大靖微笑了的,他敢保证。



武大靖承认自己有过离开的念头,毕竟自己现在的等待也是没有预先与韩天宇商量的,谁知道韩天宇会不会回来呢,他让队里的陈德全离开之前帮他给自己的老师带句话:他在这里等韩天宇。而石竟男离开之前笑嘻嘻地往他的肩头拍了一下,他也毫不客气地回敬过去。



他有充足的时间去思考自己想干什么,去弄明白自己的内心,但也绝对不是在现在。这次机会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他不希望因为自己的胡思乱想而放弃掉努力争来的一切,以后总是会有时间的,他在这里已经不止一次这样劝慰自己。



当他看到不远处韩天宇的身影时,他知道自己的决定没有错。





 

TBC

 

 



 

写在最后的话:这一小节真的是断断续续地写了很久,其实越写越不满意吧,写的中途也发生了很多变故啊...就我觉得质量可以说是比较差了。从写文的开始到现在,心态也起起伏伏了很多次,另外觉得自己像写流水账一样就非常绝望了,然后也没有突破自己一直以来的文风及状态,希望下次能够有所改变吧。

如果您能够喜欢,那真的对我最大的鼓励。

最后还有就是非常的喜欢(愿你)这首歌了,写这篇文的时候也差不多是单曲循环,因为其中的歌词真的可以说是相当戳我地心了,想把歌词放一下,不知道看到这里的你会不会有和我同样的感受呢?

你是晚风渐息 星河若隐 一场小别离

你是破晓清晨 灿烂眼中的光景

你是时光轻轻哼唱 宛若星辉铺满小巷

黑白的琴键 闪着晨曦的光

愿你的身后 总有力量 愿你成为自己的太阳

愿你永驻时光 爱上彼此 的模样

你眼中的光芒 依旧闪亮 诉说着那些疯狂

有梦想 我来陪你 收藏


  你是回忆与爱 叙旧的歌 只唱给我听

你是心底的花 盛开在我的四季

你是信纸上的彩墨 写着我喜欢的词句

心中有了你 眼光绽放欢喜

愿你的身后 总有力量 愿你成为自己的太阳

愿你永驻时光 爱上彼此 的模样

你眼中的光芒 依旧闪亮 诉说着那些疯狂

有梦想 我来陪你 收藏

愿你的身后 总有力量 愿你成为自己的太阳

愿你永驻时光 爱上彼此 的模样

你眼中的光芒 依旧闪亮 诉说着那些疯狂

有梦想 我来陪你 收藏

 

我个人觉得这首歌可以很好的表达我对中国短道速滑队的感情,(有梦想我来陪你收藏)大概是为对他们最大的支持。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