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人。
策藏|喻黄|双道|黑花

左右固定过激派。

守得云开见月明。

以及悄咪咪地萌一些rps
 

《 【喻黄】斯人》


cp[喻文州×黄少天

类别[非原著向(主要是原著向我就不会用这个梗了×

等级[无

ps[有原创第一人称/黄少全程无出场可能/温馨向/可能有OOC/我也无能为力

pss[小学生文笔/如没有问题请下滑

psss[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有论坛体番外/欢迎勾搭这里常温w很好相处的2333

pssss[没人看我的心好累TUT
.
.
.
.
.
.
.
我在一条小巷的拐弯处开了一家咖啡厅。生意总是不温不火,不过我也并不多大在意。最近却总是看到有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靠窗的沙发上,手指轻轻地抠打着木制的桌面。第一眼,我喜欢上了他的手。

后来我发现他几乎每天定时定点地出现在这里,从来没有间断过。我忍耐不住好奇心,绕过吧台走向那里,只是问他,你需要些什么。他回过头来只是嘴角轻微上扬,眼睛微微眯起。第二眼,我喜欢上的是他的笑容。

看他却似乎成为了我的一种习惯。我看到他今天带了一个笔记本,在上面涂涂画画着什么。但是我不敢接近,只是抢过一旁服务员手上的餐盘维持好自己的面部表情走了过去。他轻笑,怎么了吗。第三眼,我喜欢上了他的画和他的声音。

有时候我也会看到他不是孤身一人,他们会谈笑风生,看起来好似融洽,但是我总觉得对面的人与他不同。大概我喜欢上他了吧。

终于我向他告白了。告白很简单,没有华丽的词藻。仅仅只有一句我喜欢你罢了。不出意料,他很快就拒绝了。但是被拒绝的时候,我感觉我的心狠狠地下沉了一大截。当天晚上便哭了一场。但是我想,我还是要继续地喜欢着他。

但是我总算和他搭上了话,我发现他来到这里总喜欢点一杯意式特浓咖啡。亲自尝过的我也不得不说那真的很苦,我一直都不明白他是怎样坚持每天一杯的。或许他是个作家,需要赶稿?我的心中隐隐有了一些对他职业的猜测。

我空闲下来会跑过去与他闲聊,他从来都没有拒绝过。这大概就是我喜欢他的原因吧。

而且我终于知道了他的名字,喻文州。说来也是可笑,我就这么喜欢上了一个我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但是我依旧为我遇到他而感到庆幸。

尽管他从来都没有和我说过有关他自己除了名字以外的事情。到每当我看着他时我有突然想起了当初告白被拒的场景,心里堵的慌,便开口问他,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他只是抿嘴沉默了一会,我屏息想听他的答案,那一瞬间我觉得整个世界都沉寂了下来。最终我听到他的答案了,有。就这么一个字,我想这也就是我心中预料中的答案了。我或有不甘,我想知道他喜欢的人是什么样子的。于是我就开口问了,他却只是笑而不语。我的内心难免有些烦躁,但我还是很好的把负面情绪全部压了下去。接下来的几日我就一直在猜测中度过。

在想象中我觉得他喜欢的人或许是一位矜持的淑女,毕竟只有那样的人在我心中才配得上他。我得承认,我还是喜欢他。

这几日我老是在工作时间神游,不过也幸好我是这家店的老板不然我终有一天会被扫地出门的。我可能是太在意有关他的事情了。我虽然知道这样做并不好,但我还是又重新问了他一遍那个问题,他喜欢的人是谁。

他终于肯回答我这个问题了,但他说他想先给我讲一个故事。我应允。他便用他温柔的嗓音给我讲诉了一件我从未知道的事,又或者那仅仅只是他编造的罢了。

他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两个人。听到这时我差不多就认定他要给我讲一个童话故事了,几乎没有那个耐心在听下去。但是又是因为我让别人讲给我听所以不好意思开口打断。

那两个人的职业是相对的,大概就是一个是光明的另一个是黑暗的吧。有一天那个追逐光明的人消失在了崇尚黑暗的人的世界中,黑暗中的人就慌了。本来对手离开应该是一件好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变得不如从前冷静,总是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呆在一家咖啡厅里,淡然地望向窗外。

我猜测他可能想要看到些什么,但是他什么都没有看到,或者说,他的眼里什么都没有。他踏上了旅途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在这里,有一个人喜欢着他。他告诉了她有关自己的故事后就突然坦然了,可能事情说出来心中都会好受一点吧。

他决定去往美国的一个城市,在前去的几天前他又来到了那个与她初见的地方与她告别。到了那个城市,他觉得整个人的心情都舒畅了很多。但是他又看到了他。

然后他就突然停止了对故事的叙述,我毫无疑问匆忙地想要追问最后的结局,他只是笑了笑,这就是结局了。那么在你心中,你又觉得最后结局是什么样子的呢。

我回答道,他们最后肯定在一起了吧。

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只好自己细细思考。我突然想起他还没给我讲述有关他喜欢的人的事情,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发现他已经离开了这家小店。心中不免有些愤恨,但这又有什么用呢,也不过是让自己心里不舒坦罢了。

我再次见到他的时候距离那个给我讲述故事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在一堆事情中抽出空来我总喜欢望向那个靠窗的座位,每次在看向那之前我的心中从来都是充满着忐忑,想要看到他。但经历了一次次的失败、无果后我终于不抱有期望了,但是让我惊讶的是这次我重新看到了他,那个我喜欢的人。

让我谢天谢地的是他终于开口给我讲述那个人了,那个他一直以来都喜欢的人。

他是一个很可爱的人,但是他却也很帅气。这是我听到他说的第一句话,说实话当我一开始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还在心中愣了愣,觉得句子矛盾但又说不出原因也着实让我苦恼。不过好在我并没有太纠结于这句话,只是认真地听着接下来他所说的每一个字。

他的性格很开朗,他是一个话唠。听到这里我想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其实我一直都觉得一个人话唠可能是缺乏安全感或者不愿意被人们忽略、遗忘,因为我的身边也有一个这样的人。我暗戳戳地搓着手耐着性子听下去。

我是中学认识他的,那时我们是一个班的正副班长。说实话,他当时对我并不服气,不过后来就好了很多。他没有讲清楚是怎样的不服气,我也只好把这个疑问默默地藏在了自己的心中。

不过今天就说到这里吧。他突然的一个转弯让我措手不及,回过神来心中留下的却也只是遗憾,不过他说他每次都会和我讲一点。我信他。

后来的日子里,他每天都会过来,坐在他常坐的靠窗的位子,有时候会换着点一些别的东西,但是毫无例外的却都是偏苦的甜品。我也逐渐养成了每天下午在阳光辉洒的地方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到来。有的时候我很想冲上去问他为什么这么钟情于苦味。但终究全部都隐藏于心了。

最后他亲口说出了结局,我喜欢他。

对,这就是一切的结局,他没有和我交代其他的有关那个人的任何事情,包括那个人到底喜不喜欢他,包括那个人的名字。

后来他又消失了一段时间,我仔细算算大概过了五六个月他才再次出现,那正是过年的时候,按理说大多店都应该关门回家过年但因为我就是本地的所以便早早地开了门。

隔着早已被风雪模糊的门窗,我的心情百般复杂。不大的咖啡厅里暖烘烘的,我不由得趴在木制的吧台上打了个盹。醒来的时候发现店中多了个人,啊还是他。

当我得得得地走过去的时候他对我说,我突然想起忘记告诉你他的名字了。我打了个哈欠摆摆手装作毫不在意地样子,没关系啊。

他叫黄少天。黄少天?这个名字我在心中又用着不确定地语气念了一遍。我对这个名字一点都不熟悉,是男的吗?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就阴差阳错地问了这个愚蠢的问题。

啊对。我似乎看到了他嘴角那若有若无的微笑,我的内心一点都不平静,因为我没有想过原来我一直喜欢的人是同性恋。我并不是歧视同性恋,只是这种事情在我身边发生的概率实在太小了,事到如今我也只有吃惊的份了。

很惊讶吗?我听到他这样问道。

啊并没有,只是这种事情发生在我身边真的太少了哈哈哈,我觉得只要彼此相爱一切都好啊。

对了,你…你没有尝试过告白吗?我攥着自己的衣角终于问出了从听他的故事开始到现在我一直以来的疑问,毕竟我觉得像他这样的人告白应该不会有人拒绝吧。

没来得及,但我们在一起过。我仿佛看到他那双眸子突然黯淡了下去,我可能戳到他的伤心事了,还是尽快避开这个话题吧。我在心中暗自排敷。

对了,你最喜欢吃的是什么啊。我突然想到了我之前纠结的问题顺口就问了出来。

白斩鸡,恩,大概会有秋葵?他沉默地思考了一会后又紧接着加上了一个答案,我保证我在听到白斩鸡三个字的时候没有笑出来,毕竟我是一个正直的人。

和他待在一起的时间过的很快,没过多久外面就亮起了昏黄色的灯光,雪早早地就停了,地面上厚厚的积雪记录着之前所发生的一切。

他收拾收拾准备走出店门,在他走出去的时候伴随着因门的推动而引起振动的风铃悦耳的声音,我听到他好像用温柔地嗓音说了这样一句话。

他已经不在了啊。[1]

我愣了愣神,泪水突然夺眶而出,顺着我的脸颊滴落在毛毯上。我突然明白了他说过的话,至少你们在一起过。

后来他还来过几次,不过匆匆地便离开了。

在一条小巷的拐弯处有一家咖啡厅,名曰斯人已去。
.
.
.
.
.
FIN.

标注
[1]一共两种解释,一种是离开了这个城市,另一个是已经逝去。以后可能会根据这两个解释再次写两个不同的番外ww
.
.
.
.
.
[第一次完结有些高兴qwq

[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喜欢ww文笔渣请不要介意qaq

[第一次写喻黄性格可能会ooc之类的qaq

[不过以后会加油的w

[之后可能会出一个修改版的ww

[毕竟这个是赶出来的w很多地方写的不到位没有表达出内心所想TUT

[还省略了一些情节qaq以后有空会重新修改一遍的w

[不要脸的求小蓝手求小红心qaq

评论(2)
热度(16)
© 喻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