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的那顆可以給我嗎。
策藏|喻黄|双道|黑花

左右固定过激派。

守得云开见月明。

以及悄咪咪地萌一些rps
 

《【索夜/喻黄】无变[FIN.]》

【索夜/喻黄】无变



1.喻文州生日快乐。(○'ω'○)

2.文笔粗糙,希望各位看官可以一直看到最后。O_o

3.ooc算我。

4.或许会有姊妹篇。

5.HE

6.cp向为[索克萨尔x夜雨声烦]

7.我真的很喜欢杰西卡。('▽'〃)

8.第一人称叙事我觉得我真的不在行。:-(

9.人称混乱。:'(






00


It has been for a while since our last contact.


我只能呆愣地看着他行云流水地写下这句话,漂亮的鹅毛笔在他伸手一挥后消失地无影无踪,羊皮卷的右下角却还遗留着因心急而泼洒的墨水。


他嘴角敛着笑意却让我动弹不得。我看着他缓缓地摘下了从见到开始就一直戴着的黑色术士帽,我终于看到了他的面容。与我想象的并无二致,深邃深蓝的眼眸,银白柔顺的长发,这都是如今荣耀大陆上常有的,着实没有什么好惊讶的。只是,我对他手边一直拿着的手杖颇有几分兴趣。


他似乎察觉到了我探究的视线,微微抿抿嘴便笑道。


-我是索克萨尔,你可以称我为索克。


得到这句话完全是我意料之外,我敢说当时我的脸色一定唰得就白了。现在又有谁是不知道索克萨尔的呢,蓝雨国大祭司,荣耀大陆第一术士。仅仅一个称呼就足以让人对他心怀敬意。


-抱歉冒犯了,大祭司您怎么会在这?其实我觉得我们这种偏远地方无论发生什么应该都不会让中央引起重视吧呀,您从中央长途奔波来我们这为的是什么呢,不会是让我这种草民认识您吧,或者说,大祭司您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说真的我心里还有很多话想要说,为了不给人留下一个过于坏的印象我只好硬生生地结束了话语,但憋得实在有些难受。


他好笑地看着我,我也用着不羁的眼神回望着他。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啊。


我听见他这样说着。


01


世界总是在悄悄地进行着改变,而往往大家都不会放在心上甚至根本就没有察觉。但在一次次的改朝换代中,人们不得不承认,世界真的在改变。一个又一个旧王朝的泯灭,换来一个正冉冉升起的璀璨国度。这时人们终于发现了,时代正在进步,而这来之不易的进步却是由诸多牺牲换来。


蓝雨国有一位骑士,而他也恰好是荣耀大陆的第一剑圣,不仅如此,他亦是第一术士的朋友。


大家唤他,剑圣-夜雨声烦。


而这位伟大的剑圣却在两个月前与兴欣国的对抗战中消失的无影无踪。在大家广为流传的故事里,那剑圣大概是在前往竞技场的路途上遇到了什么,毕竟那天前去观战的群众可是清清楚楚地听见一百里之外有很大的爆炸声,但是在现场却迟迟没有发现什么东西,比如说剑圣的遗骸。所以,这剑圣至今还是生死未卜。而他最好的朋友,索克萨尔在处理好各种各样的麻烦事后也开始寻找他最好的朋友,同样也是他最忠诚的骑士。


然而一切都没有结果。


02


伟大的术士早在第一次见面就答应我要给我讲一个故事,虽然这个承诺直到我们见了十几面后都没有实现,但是今天早晨我却隐隐地有一种预感,或许今天就是最佳的时候了。


今早刚从略显破烂的被子里爬起来的时候,艾德里安告诉我两天之后荣耀大陆会有一个盛大的典礼,据说各个国家的统治者都会出席。我当然没有遗漏他眼睛里透露出的兴奋与渴望。


艾德里安是一个不幸的孩子,但父母早亡却并没有让他失去对生活的希望,而同样他也是一个善良的人,否则我现在或许就不会活在这个世上了。他说他是在一条河边发现我的,听说那个时候他还被吓了一跳,我也只好在私底下吐槽自己长得难道有那么可怕吗。不过据他的解释是,我长的实在太像那位剑圣了,以至于他怀疑他在做梦。但是他又马上告诉我,自从我醒了之后他就知道我不是那位剑圣了,毕竟剑圣没有我的话多。我实在不知道这对于我是夸奖还是批评,就气急地向他扑了过去。


他告诉我他一直有一个愿望,那就是能够见剑圣-夜雨声烦一面。


-啊狄安,你说上帝会听到我的愿望帮助我实现吗。


他这样问我。狄安也是他为我取的名字,因为我一醒来记忆就失去了大部分,所记得的也不过是一些生存技能。


-愿上天保佑你。


我思索了半天却回了一句毫不相干的话。阖上眼眸,双手合十。


-阿门。


正当我祈祷完后就有人推门而入,我诧异地回过身去看到的便是尘埃满身的术士。他把自己的手杖取下来放在了一边的架子上,开口道。


-愿上天保佑你,你必须跟我去一趟微草。


不庸拒绝地强硬让我硬生生止住了长篇大论,扼杀了我心中的话语。我呆愣地盯着他看,一时之间却忘记了回答。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被他抓着走出了这件小屋。


-我的上帝!你要我去干什么?


我忍不住惊叫出声,使劲想要挣脱他的束缚。


-不管你要我去干什么我都得先和艾德里安说一声。


我这样接着说道。


-我可以给你一点时间,但你要尽快。


我看到他不悦地皱了皱眉头,转身就往屋子里走,找了一圈都找不到艾德里安的身影,大喊道。


-嘿艾德里安!你到哪里去了?你再不出来我就把你的所有糗事都说出来了!让我想想,你前几天好像出去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然后掉进了沼泽地…


话还没喊完我就看到他从花园里冲了出来,对我胡乱地挥舞着手臂。没一会却呆滞了。


-天呐你要干什么?…啊我的上帝!你身边的这位可是大祭司索克萨尔?


-是的,夜雨承蒙您的照顾了。


他微微颚首,微笑着点了点头。


-能见到大祭司我非常荣幸,但是夜雨是?


我看到他用着询问地眼神看了看我就再也没有移开过目光了。


-哦你终于注意到我了,我还以为你就会一直无视我到我离开呢。我和你说,你这样对我视而不见我可是很生气的,你说你要怎么补偿我呢。对了,我可能暂时要离开这个地方了,我是来和你告个别。


我原以为索克萨尔不会回答这个问题便抢先一步想要转移一下话题,让双方都不那么尴尬,没想到他居然回复道。


-夜雨,夜雨声烦。再见了,感谢您,愿上天保佑您。


说完就拉着我走出了这件小小的屋子,我只来得及听到艾德里安在身后传来的大喊。


-哦天呐夜雨声烦?剑圣?狄安你到时一定要回来看看我!…不对!难道你就是剑圣?


我在心中回道,会的会的,毕竟我是那么重情义的人,看着你照顾我这么久,我回来一定会来找你的。倒是你不知道到时还记不记得我。不过剑圣什么的我还真不知道。


我突然听见身边传来一声轻笑,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那位大祭司在笑了。可我却不知道他在笑些什么,难道他可以窥视我的内心?想到这我不由地紧张起来,慌慌张张地抬头看他。


-你想的是对的。


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证实了我的猜想。然后别过头去,我气恼地瞥了他一眼,映入眼帘的却只有乌黑的术士帽和散下来的缕缕银丝,我张牙舞爪地对他的后脑勺做了个鬼脸就别过身一个人在那怄气。


03


在前往微草的路上他说他要兑现自己的承诺给我讲那个故事了,不过我的脸上分分明明摆满的却是四个字-果然如此。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自信,大概是今早听艾德里安说那件事觉得有些关系吧。毕竟那意味着索克萨尔也要出席不是吗。


-好了,在我讲故事的时候请不要说一句话。


他这样对我说道,虽说是警告但是我却觉得充满了宠溺,或许是今天起的太早脑子有病?甩甩脑袋坐端正,撑住下巴。他清了清嗓子,低沉沙哑地声音让我着迷。


-在很久很久以前,蓝雨国还不是一个强盛的大国,也不过是由一群草根子建立起的小国。抵抗不住他国的犀击。


-那时的统治者叫做魏琛,他找到了两个孩子,一个叫做喻文州,还有一个叫做黄少天。


-一开始他们之间一点也不和谐,但是后来当他们经历了许多事情后,他们相处变得友好。而喻文州也发现那个小太阳成长了。


-他变得冷静,变得明事理,变得所向披靡。


-后来啊他们取得了很多胜利,他们感到喜悦。但他们在不久之后与邻国的对抗战中出了差错,一个人找到了突袭,虽被人救下却失去了记忆。


说到这我就看到他止住了话头,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仔细思索了一下故事情节,竟觉得这故事有些耳熟,想起了艾德里安早上告诉我他找到我的情况,我惊讶地张大了嘴。


-这个故事难不成和我有什么关系?或者说我就是中间的那个人?而你就是另一个…


他却竖起食指触碰我的嘴唇,把我接下来的话语硬生生地扼杀在腹中。


-到时你就知道了,这个故事还没完呢。


04


当我们到微草的时候已经是夜幕时分,透过密密麻麻的丛林我看到了被烟雾笼罩的高耸的宫殿,薄雾在林中悄悄地聚集。


-我们快点。


他拉住了我的手,挥舞着手杖,口中念念有词,六芒阵就笼罩在了我们的身上,我不自觉地闭上双眸,等再次睁开眼时,却已到了宫殿之前。


我看到有人对我们俯首昂视,九十度标准的鞠躬让我不禁感叹。但在进入一段路程的时候周围一个人也没有,我好奇地四周观望,却只有金雕台上的烛火若隐若现。用着询问地目光看着身旁的人,不想那人却也正正视着我若有所思。这可是大祭司,第一术士,他不想说我又有什么资格去问呢。心中暗骂自己不识好歹才堪堪移开了目光。


-马上就到微草现任统治者王不留行的研究室了,特意安排的没有他人。


-啧你这个人,总是窥视他人的内心!你不知道这样是不好的吗,要懂得礼貌啊。


我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愤懑唾弃道。而他似乎不怎么在意我的态度,自顾自地向前走去,但不时地也会回头看我两眼。


当他推开那扇雕刻着精美花纹的殿门时我就知道自己惊讶的太早了,因为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这是由磨光大理石砌成的,而其内外雕刻物皆似鬼斧神工之作。而那由大理石精雕细琢的大壁炉让我始终移不开目光,不仅如此还有壁炉上极富艺术感染力的油画,细细观赏让我欲罢不能。但一旁却仍存在着与之不符的物品,比如说被仔细存放好的试管,以及里面存留着的不明液体。


-索克萨尔,以及夜雨声烦。


有人突然出现在我们的面前,金边绿底的纯色法袍上隐隐地漂浮着金丝一般的魔法符咒,尖顶的魔法帽的一边还有一摞流苏。只是他手上的东西让我琢磨了半天,貌似是一个类似于扫帚的魔法杖?哦好吧,我也不知道,这也不过是我的猜测罢了。


索克萨尔依旧是老样子,只不过嘴角隐隐地上扬,他笑道。


-是的,王不留行殿下。


-哦好吧,我也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把这个带回去服用睡一觉应该就可以想起了。


王不留行转身从安放好试管的木质台上取下一管深蓝色的液体,递给了我身旁的索克萨尔。这个过程很无聊但我也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地方,这位殿下的左眼相较于右眼似乎大一些,想到这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便转身和索克萨尔商量事情以及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至于他们的谈话内容我却是一句也没有听,毕竟我的心思可都不在那。


也不知过了多久,等我们到了微草与蓝雨的交界处时,索克突然转过身来对着我笑。


-方才看什么居然那么好笑?


-你不是可以读心吗?其实也没有什么啦,算了我就大人有大量告诉你好了,只是看着王不留行发现他好像左眼大一些罢了。嘿,他是不是有个外号叫大小眼啊。


进入了自己熟悉的土地,我的一切都放开了,也就笑嘻嘻地回答着他的问题。


-啊好像是的呢,不过夜雨,我们快点回去吧。


我注意到了那个他显然是说错了的称呼,想要告知却也暗自在心中琢磨,难道我真的是那位剑圣?那个夜雨声烦?不过不管怎么都是没有结果的吧。我甩甩脑袋跟上他的脚步。他很快就又用了当初我们进入微草宫殿的方法,不过这个法术也真的非常便捷,至少不用为了到一个地方没日没夜的奔波。


然后就是一个我再次被宫殿的豪华所惊呆的过程,不过当他给我喂下那瓶不明液体的时候,我还是有些不高兴的,但是如今,我真的相信他了。服下过后我到也很快就进入了梦乡,至于后来的事我便一无所知。


05


等我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已是晌午,望着身边熟悉的用具我一时竟还有些恍惚,细细打量之后我便确定了这就是我失踪以前一直住着的地方了。


那一觉里我倒是想起了很多东西,比如说我叫什么,出生在哪里,在失踪之前我又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很抱歉,失踪之前的事我实在不想做过多的回忆毕竟实在是太丢人了。我就是这么想的。


我穿戴整齐自己的衣物便准备向主殿走去,刚打开那扇厚重古典的殿门我却看到了索克急匆匆赶来的身影,我不免觉得有些好笑,却也是轻唤。


-索克。


他在我的身前止住了步伐拥抱了我。我想这是我醒来获得的第一个拥抱,温暖的气息总是让我忍不住想要沉溺其中。


他似乎是安抚地拍了拍我的头顶。


-夜雨,欢迎回来。


我回拥着他,眼眶却不自觉地红了起来,止不住的泪水夺眶而出。索克拨开我额前金黄的发丝,冰冷的嘴唇覆上额,那是一个额吻。我想我应该知道额吻以及抚摸头发的含义。


我退开一步却是在他的身前单膝下跪道。


-夜雨声烦为你效忠一世,直至死亡。


06


后来他又告诉我了那个故事的结局。


他总是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然后说道。


-最后喻文州找到了黄少天,他们有了彼此想要守护的人,那就是对方。


-他们终于实现了一直在一起的愿望。




FIN.

评论(5)
热度(25)